超棒的都市小说 一品丹仙 線上看-第二十章 九龍崗下鑒賞

一品丹仙
小說推薦一品丹仙一品丹仙
钟离英看见了一只乌鸦,呱呱叫着,从乱石岗上飞过,此外,就什么都没有了。
等他想起吴升的嘱咐,连忙低头时,刚才还在前面的吴升已经消失了踪迹,眼前乱石从中只剩下孤伶伶的自己。
如果是半个月前,钟离英绝不会有什么感觉,他只会加快脚步,寻找前方的吴升,但经历过接二连三的蛮荒折磨后,他已经不敢小觑这片神秘的土地了,此刻只觉汗毛孔倒竖,头皮炸得发麻。
“孙兄?孙兄?孙兄弟”钟离英站在原地呼唤着,脚步不敢挪动半寸,期盼着吴升突然出现,告诉他来吧钟离兄,我在这里,那将绝对是钟离英此生听过最暖的话语。
可惜,他的期盼终究无果,吴升没有出现。
钟离英就这么干等着,一直等到夜里,然后又坐等到天明。
天亮的时候,吴升依旧没有出现,但他终于不再孤单,等来了一个人。
脚步声响起,有人自他身后出现,站在了距离他不到两丈的巨石旁。
钟离英呆呆望着对方,一颗心沉到了谷底。
这个人他太熟悉了,正是他去年和宋行走一道追捕过的大盗魏浮沉。
虽然前些日子还雄心万丈的向吴升表示,不出五年,必将魏浮沉甩在身后,且信誓旦旦的宣称,如果魏浮沉与宋行走之死有关,就要活剐了这厮,但此刻正主忽然出现在面前,钟离英唯剩心惊胆战。
再怎么看不起魏浮沉的修行天分,人家毕竟是炼神境,炼神与炼气之间的巨大差别,让他毫无越级挑战的信心。
唯爱鬼医毒妃 小说
通常情况下,如果正面动手,一个炼神境吊打两、三个炼气巅峰毫无压力,对阵五、六个炼气巅峰也游刃有余,钟离英对自己再有信心,也知道单打独斗没戏,此刻他唯一希望的是,对方别认出自己。
但这希望很快就破灭了。
魏浮沉侧着头打量他片刻,忽然笑了:“如果我没记错,你应该是扬州行走宋镰身边那个走狗跟班?叫什么来着?钟离?宋镰当时就这么叫你的。”
钟离英心中哇凉哇凉,知道今番怕是难以幸免了,索性抽出法器招魂幡,护在身前准备拼命,嘶声道:“魏贼,你待如何?”
魏浮沉皱眉:“这个称呼我不满意,很不满意,你最好称我大盗魏浮沉,如果嫌麻烦,也可以叫我魏大盗,但绝不是魏贼。”
钟离英咬牙道:“当真可笑,贼盗贼盗,又有什么区别?”
魏浮沉摇头:“区别太大了,所谓盗亦有道,有道之盗,乃为大盗,大盗绝不欺凌孤寡,不盗不义之财,行的是知恩图报、惩恶扬善”
钟离英愤怒道:“惩恶扬善?杀我学宫行走,这就是惩恶扬善?”
魏浮沉笑了:“讲道理,首先,学宫行走并不意味着善,杀学宫行走和惩恶扬善并不违背;其次,我不杀学宫行走、不杀廷寺寺尉、不杀苦主,是为三不杀!因为我是盗,被行走和寺尉追捕,被苦主追索,这是天经地义,若是杀了他们,我还是盗吗?”
钟离英恨恨道:“这是什么狗屁道理?”
魏浮沉叹了口气:“世间知我者,何其之少”
钟离英追问:“你敢对天发誓,宋行走之死,与你无关?”
魏浮沉道:“麻衣要杀宋镰,非我同道,故此与其分道扬镳至于你信还是不信,与我何干?我魏浮沉何必为你发誓?”
说着,魏浮沉抛出根绳索:“自己绑了跟我走,我虽不杀你,但你既然见了我,也不能让你回去,待过上几年,风平浪静了,或可考虑放你。当然,如果你执意反抗,就休怪我翻脸了,我不杀行走和寺尉,却没有说不杀他们身边的狗腿子,惹急了我魏浮沉,误杀一两个也算不得什么。”
钟离英道:“如此说来,什么盗亦有道,不过是托词。你不过是害怕惹上大麻烦,不敢动手而已!”
魏浮沉道:“随你怎么说,自己绑了,莫让魏爷动手。”
钟离英凛然道:“我虽修为不济,却也不是胆小的鼠辈”
话音未落,魏浮沉的龙骧铁爪已经飞到眼前,钟离英连忙催动招魂幡遮拦,乱石岗中立时就是一片飞沙走石。
钟離英是草根出身,得了奇缘才入的修行門槛,以前使用的招魂幡是件粗劣的下品法器,随宋镰入扬州学舍后,才换成中品一等,幡中收纳了七条妖兽之魂,都是他以重金购得。他这套功法,原属魔道,但巫道相同,经稷下学宫修正过,成为学宫承认的阴阳道法,和魔道最大的不同,在于是否收纳死人魂魄。
走 過 愛 的 荒 蠻
魂幡上的妖兽魂魄以动摇敌人心性为主,带有各种瓦解对手斗志的功效,钟離英以魂幡斗法,除了魂幡本身的杀伤效果外,更以攻心为主,敌人常常不败而败,未伤而逃,甚至短时间神智错乱。
魂幡品质不错,只是他修为不够,幡上收纳的妖兽魂魄实在太少,面对普通炼气士尚可出奇制胜,但在魏浮沉这种级数的高手面前,就显得捉襟见肘了。
魏浮沉经历过多次劫难,每次修为恢复之后,很快就被打落回去,换做旁人,早就崩溃了,可他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挺了过来,心性上的功夫远超常人,可称坚毅。
因此,魂幡对魏浮沉影响并不大,斗不多时,便被魏浮沉一把收入掌中。
龙骧铁爪扣在钟离英头上,逼得他不敢动弹,随即被魏浮沉虚指封了气海,以绳索绑缚起来。
魏浮沉哈哈一笑:“敢向魏爷出手,你这厮倒也有几分胆魄,这就随我走吧。”
世子竟想玩养成
钟离英毫无抵抗之力,被绳子带着,跟在魏浮沉身后,深一脚浅一脚拖拽而行。
出了乱石岗,钟离英四下张望,魏浮沉回头问:“你在找什么?”
钟离英连忙收回目光,只盯着魏浮沉,魏浮沉冷笑:“你是扬州学舍的人,莫名出现在这蛮荒之地,究竟有何意图?”
有竹不怅
绝色炼丹师
钟离英恨恨道:“想从我口中套話,想也休想!”
魏浮沉狞笑:“魏爷多少知道些你们学宫问话的手段,待到了地头,一件一件加在你身上,看看你能嘴硬到几时!”
钟离英顿时不寒而栗,无尽的恐惧自心底勃然而发,无可遏制。
唯一的念头就是:“孙兄,何时归来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