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帝國模擬器:開局召喚大雪龍騎笔趣-第七十章 歐陽昆玉,賦詩以比!相伴

帝國模擬器:開局召喚大雪龍騎
小說推薦帝國模擬器:開局召喚大雪龍騎帝国模拟器:开局召唤大雪龙骑
梅落雪何等聪慧之人,在她得知北凉使者大肆宣扬献诗一事后就猜到了龙川的心思。
不过是以此事掀起热潮,借机转移东燕民众的注意力罢了。
而这一切的起因,都是因为自己同意了北凉的粮草贸易请求。
系統 供應 商
两国关系原本就挺僵,一旦东燕民间再因此事沸腾,北凉也会受到影响。
“这番做法,倒也给我解了围。”
这种好事,梅落雪自然乐得配合,索性搞了这一出文会。
“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!”
听着群臣的喝声,梅落雪的翩翩身影走过大殿,登上龙凤之座。
一直闭眼不语的欧阳昆玉也蓦地睁开了眼,欣赏地看着梅落雪,丝毫不掩饰爱慕之意。
梅落雪落座,透过帘子望着众人,说道:“今日朕主持文会,一是庆贺东燕春耕顺畅,万民有福,二是答谢北凉新君的献诗。诸位皆是本朝名士,不必拘礼,自行饮酒寻乐!”
“谢陛下!”众人齐声回道。
梅落雪继续说:“但在此之前,朕想请人赋诗以庆,何人先来?”
“启禀东燕女帝!”不等其他人开口,北凉使者先说道,“我们有贺诗献上!”
众人愣了下,接着回过神。
台下坐着的,刚刚在门外献诗的文人们顿时冷汗直冒。
“我靠!坑人啊!”
“别慌,陛下不知道是谁写的!”
北凉使者们笑着将贺诗呈了上去,还请求道:“不知东燕女帝可准许我等念出?”
梅落雪瞥了眼诗词的内容,眼眸深处寒光掠过,可仍旧是语气不变地说:“准。”
“谢东燕女帝!”
北凉使者将刚才所收的贺诗大声读了出来,“美誉鲲南翰墨香,月明光耀读书堂。君女乾坤天下定,宜室宜家五世昌!”
读完,北凉使者问道:“不知女帝陛下作何评价?”
“尚可。”梅落雪说。
台下一个文人咽了口唾沫,松了口气。
北凉使者接着又读出一首。
“喜看联驻宜家国,伫待归心做栋材。愿了向平昌九州,苍生应备合欢杯!”
“这一首诗更好!”北凉使者笑道,“说我们北凉和东燕的结合是天下的庆幸之事!”
梅落雪没有说话,她微寒的目光扫过台下众人。
众人都低着头,不敢言语,更没有人敢承认是自己写的。
最強小農民 西瓜星人
只有一人握紧了拳头。
因诗中的内容深深地刺激到了他!
东燕女帝被北凉新君迎娶?
不,他不配!
于是,当北凉使者要读出下一贺诗时,欧阳昆玉果断站了出来。
“这般谄媚无趣之诗,轻慢陛下,应当将作诗者斩首!”
朝堂霎时寂静。
众人望着欧阳昆玉,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。
欧阳昆玉镇定自若,端起一杯酒,一饮而尽,而后对梅落雪道:“陛下,微臣可献贺诗,让北凉使者提升诗词眼界!”
梅落雪微笑着看了眼欧阳昆玉。
欧阳昆玉,欧阳世家长子,喜文墨而自负,常以天下之心自比。
欧阳世家,也是东燕境内最支持自己的家族。
“好,玉贤先生,就请您作诗吧。”
得到女帝准予,欧阳昆玉内心登时火热,当即看向北凉使者,说道:“尔等可将我所作诗词告予北凉新君!”
话音落下,欧阳昆玉对太监喝道:“取来笔墨,我赋诗必留名青史!”
太监们将笔墨取来,递给欧阳昆玉。
此时整个朝堂都盯着欧阳昆玉,看他一个人的表演。
欧阳昆玉抬起头,火热地看了眼梅落雪,而后行礼,走出座位,开始赋诗。
他左踏一步,开口:“乱条西沙大河黄!”
接着,右出一步。
回到古代玩机械 古代机械
“倚得东风势便狂!”
到这里,欧阳昆玉顿住,发出一声冷哼,提笔边写边喝出下一句。
“解把飞花蒙日月,不知天地有玉霜!”
“好!”东燕五大文士的四人纷纷拍手称赞。
“乱条西沙大风黄,北凉居于东燕以西,这是说北凉穷苦之地。”一名文士抚摸着白胡子,低声说,“倚得东风势便狂,这是说北凉想依靠东燕,姿态狂傲。”
另一名文士接着说:“解把飞花蒙日月,不知天地有玉霜。这句就更明确了,是讽刺北凉新君想娶我们东燕女帝是蒙骗天下的行为,呵呵,这个‘玉霜’嘛,就是指欧阳昆仑自己了!”
回过味儿来众人叫好。
“不愧是玉贤才子!”
AKAMO IN SENTO
“好诗好诗!”
龙凤之椅上的梅落雪也露出笑容。
云儿小声道:“欧阳昆玉厉害呀!”
北凉使者们脸色难堪,他们都是粗人,舞文弄墨是比不过在场的这么多文人的。
“你说,咱们陛下的诗会不会比这些人的差……”一名使者担忧道。
“这……”
两人正交谈着,欧阳昆玉又作出一首诗。
“近日春归夏来,东燕大地万物生机,微臣赋诗庆贺!”
“东风吹动绿纹波,一夜燕地草木多。醉后不知天在水,满船清梦压星河!”
“好诗!”众人惊叹。
欧阳昆玉颇为自得,他手持折扇,慢步走向北凉使者。
“鄙人听闻北凉新君也向女帝陛下献了诗,不知可供诸位听阅?”
欧阳昆玉的话引起了众人的注意。
其他的文士也说道:“使者先生,请把北凉新君的诗词拿出来吧!”
梅落雪投去好奇的目光。
“不知幽雪亭中的英雄少年会写出什么诗?”
北凉使者深吸口气,最终还是将龙川所写的诗拿了出来。
极品天骄 风少羽
他将白纸展开,露出初具风韵的黑色字体。
在朗读之前,他需要先看一遍理顺,但他看着看着就呆住了。
另一位使者探头看来,读了几句后身躯一颤,表情震撼。
“嗯?”欧阳昆玉看到北凉使者眼中的光,心头一跳。
其他人则以为是那诗写得太差,不由发出一声声嗤笑。
“哈哈,刚才读那些贺诗不是挺快的?”
“现在怎么不读了?”
“读出来呀!”
“……”
梅落雪眼中掠过失望之色,但为顾全龙川面子,她打算不难为北凉使者:“若诗赋不便示人……”
“不!”北凉使者忽然说,“诸位可知百年前的景元之耻!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