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魔晶啓元 煙雨如簾-第十章 神臂弓熱推

魔晶啓元
小說推薦魔晶啓元魔晶启元
闻言,杨林立即道:“当然有!”
语罢,杨林便继续向深处走去,商稷康和苏怜惜两人相视一眼,便跟了上去。
不一会儿,三人就走到了最深处的一个货架前,而在这里买弓的人却是比较少,很多人只是简单的看了看,便匆匆离去。因为这里的弓不仅做工精良,而且还多出自大师之手,其价格必定也是高的离谱,一般人还真承担不起。
不过抛开实用性和价格不谈,其实用性也必定是最高的,就算不会射箭的人买回去当个摆件也不是不可以。
杨林抬手道:“姑娘,这个货架上的弓可都是我们店了的精品。”
苏怜惜像模像样的扫了一眼,道:“嗯!这才像样嘛。”
语罢,又向商稷康使了个眼神。见状,商稷康便立即拱手。
商稷康上前几步,观察着货架上的弓。之前商稷康观察也只是一扫而过,偶尔拿起来个别几个,但最终都入不了他的眼。可这个货架上的弓个个都是精品,在商稷康看来都值得仔细品鉴一番。
商稷康拿起货架最前面的那一张红木弓。这张弓的大小合适,且做工十分精美,羊角制成的弓梢,精雕细琢的弓臂。让人看一眼就觉得,它的杀伤力定然十分了得。
可商稷康在拿起离开的一瞬间,就又放了下来,在他看来,这张弓太轻了。
紧接着他又拿起了旁边的一张弓。商稷康将其拿在手里,掂量了掂量,而后又摇了摇头,还是那个原因——太轻了。商稷康一连试了好几张弓,但毫无例外,都太轻了。
商稷康这一番挑剔下来,引起了同在一个货架前的一名男子的注意。
这男子看面相约摸三十岁,其身着蓝色长袍,长袍之上绣有山岳,且长袍上的山岳是由蚕丝绣成。其面容虽显冷淡,但却颇具文人气息,且手握一把折扇,想必是出身自那个名门。
商稷康并没有注意到这名男子,专心致志地在挑选适合自己的弓。虽然商稷康没有注意到他,但是一旁的杨林却是注意到了他,杨林刚要行礼,却被那男子给拦了下来。
商稷康拿起一张近五尺长的大弓,拿在手中掂量一番,重量很是合适,这让他顿时心头一热。但定睛一看,弓臂上竟镶嵌有铜片,这让商稷康刚热起来的心忽然间便凉了一半。
他左手持弓,俯下身去,将耳朵凑在弓弦旁,随后用右手轻轻拉起弓弦,而后放手。
“嘣——”一声,声音略显低沉,且回音久久不能散去。商稷康通过听声音判断,这张弓的拉力不够。换句话说就是,这张弓空有外观和重量,实则不能射太远,只是一个花架子。
好戏开场!
最终,商稷康还是摇了摇头,将其放了回去。
此时,那男子走上前去,打开折扇,摆在胸前,道:“小兄弟,我在一旁注意你许久了,不知你到底想要何种弓?说不定我还能帮你推荐推荐。”
还没等商稷康回话,那杨林却是上前十分恭敬地行礼,道:“胡公子。”
那男子只是轻轻点头,道:“杨掌柜,你先去忙吧!这里先交给我。”
恋爱暴君
闻言,杨林依旧保持着行礼的姿势,随即后退三步,后才转身离去。
那男子面向商稷康,道:“想必并不是这位姑娘要买弓,而是公子你吧?”
商稷康见状,便也不加掩饰,随即上前几步,拱手道:“这位公子,在下商稷康,敢问公子名讳。”
那男子见状,便收起折扇,将其握在手中,回礼道:“在下胡昌,是这宫锦城胡家之人。”
胡家,是宫锦城第一大家,也是这“杨聚弓弩”最大的资助家。
商稷康道:“原来是胡公子,久仰。在下想要一张四尺余长的硬弓,而且还要有一定的重量。”
“哦?”胡昌的脸上瞬间写满了疑惑,“商公子可知,拉弓射箭讲究的是快速迅捷,这弓追求的也是轻巧方便,要是太重了,岂不是会影响射箭?”
“在下不以为然。射箭讲究快速迅捷不假,可若是持弓的人对弓箭的掌握十分成熟,亦可做到。”
“以商公子所言,想必是对自己的箭术很有信心了?”
闻言,商稷康立即道:“不敢!“
胡昌上前几步,走到商稷康的身前,凑在他的耳边,并打开折扇遮在嘴边,轻声道:“商公子不必隐瞒了,以你先在的修为还瞒不住我。”
这句话着实把商稷康吓了一跳,因为他已经收敛了真气,若是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察觉到,那这胡昌的修为至少比他高整整一个境界,也就是丹田境八重。
商稷康连连后退,正准备拱手行礼,但在他刚要行礼时,胡昌却将他一把拉住。
胡昌道:“商公子所言不无道理,但使用重弓对持弓人的要求则相对要高不少,而轻弓则更容易上手,且使用起来也更加容易,就连大商帝国的军队中装备的也多是轻弓。”
“胡公子所言极是,使用大而重的弓只是我的个人偏好罢了!”
校花的极品高手 情谊
胡昌朗笑一声,道:“哈哈哈!商公子不必如此。这样吧……”
胡昌朝着一旁大喊道:“杨掌柜!”
命中缺君
话音未落,杨林便疾步走来,随后恭敬地行礼道:“胡公子有何吩咐?”
“杨掌柜,你找人把那张神臂弓取来。”
“这……”杨林显然是迟疑了,“公子,这神臂弓可是……”
胡昌突然提高了说话的语调,像训斥下人一般,大声喝道:“哪儿来这么多话?叫你去你就去!有什么事我担着!”
闻言,杨林连忙道:“是是是!我这就去,我这就去!”
片刻之后,杨林带着两个高大的男店员走了过来,那两个男店员皆是用双手,一左一右抬着一个约五尺长,一尺二寸宽的实木木匣。
杨林表现气喘吁吁道:“公子,这神臂弓已经带来了!”说着,便招呼身后的店员将手中的木匣递上去。
胡昌上前打开木匣,随即点了点头道:“商公子,来看看这张弓如何?”
商稷康先是拱了拱手,而后才上前。他走到那木匣前,低头看向那张躺在木匣之中的大弓。
死神少女想要舌吻
只见,这张弓约有四尺三寸长,其做工却略显粗糙。整张弓都被缠上了一层很细的麻绳,弓梢也似乎是与弓臂一体成型。
商稷康伸出右手,握在了弓把上,就在他的手刚接触到弓把的一瞬间,以股凉意便从他的手心传到了全身各处。
他将弓拿在手中,顿感分量十足。他仔细地端详着,原来整张弓的重量大都集中在了弓把处,透过缠在上面的的麻绳,可以看出,弓把上包裹了一层铜。
再看看弓臂。弓臂还算是中规中矩,只是弓背处似乎还加装了一层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。
胡昌道:“商公子,若只是看的话,是看不出这张弓的好与坏的,要试试才知道。”
商稷康重重点头,旋即左手持弓,右手则是以食指、中指及无名指扣弦,随后稍微一用力,而那张弓却基本上没有多少形变,但商稷康已经感觉到了这张弓强横的力道。
而后,商稷康后撤一步,高举左手中的弓,用尽全身每一处的力量,将那张弓拉成了满月状。
胡昌问道:“商公子觉得这张弓怎么样?”
商稷康赞不绝口,道:“好!是张好弓,不愧是叫神臂弓!“
“商公子,我们比一场,倘若你赢了,我就将这神臂弓赠于你,如何?”
商稷康的注意力重新回到那张弓上,这张弓的与他见到的其他弓都有所不同。通常情况下,大弓较轻,小弓较重,而这种又大又重的弓只能定制。
商稷康拱手道:“在下斗胆问一句。这张弓是如何来的?”
闻言,胡昌却是脸色一沉,道:“商公子不必多问,我只问你‘答不答应’?”
商稷康闻言,顿时便陷入了沉思,“这张弓是不错,但其做工并不常见,且这胡昌也不愿透露它的来历,若是贸然接受,恐怕会引火上身。”
商稷康又看了胡昌一眼,“这胡昌的弓箭术也不知怎么样?”
但再一想,“我与这胡昌素不相识,没有理由害我,况且我也急需一张趁手的弓,不管输赢都要搏一搏。”
胡昌道:“商公子想好了吗?“
商稷康握紧了手中的神臂弓,道:“我可以答应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