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生如山體滑坡 ptt-第十三章 分手閲讀

生如山體滑坡
小說推薦生如山體滑坡生如山体滑坡
依然是个没课的下午,我俩去逛超市买些零食,手拉着手走到膨化食品的时候,我僵住了,我爸妈面对着我俩也愣住了。
我们俩紧张的坐在我爸妈的车上,被送回学校。
回到学校他就一溜烟回他们学校了,我爸妈什么也没说,我爸妈看着我进宿舍楼就走了。
周末我回到家,从来都是宠着我顺着我的我妈发声了:”我不同意,一看就不是好玩意儿,挂相!”
“我也不同意,慕慕,听爸妈的话,我们是过来人,看人可准了。”我爸也持反对意见。
我有些不耐烦的说:”好好好!回去就分手!”
我爸妈也没多说什么,有的时候该自己走的路就得一步一步自己走,摔够了跟头才能长大。
SEVEN
我回到学校,乔治已经在宿舍楼下和老五亚宁边聊边等我。
第一重裝
“走啊,慕慕,玩儿斗地主去。”乔治似乎心情不错。
“可是我不会呀。”我是真的不会玩牌,除了拉大车什么都不会。
“我们教你啊!”亚宁说。
亚宁说话的声音特别温柔,就是让人听起来酥酥麻麻的那种,也特别勾人。长长的头发批撒在肩头,瓜子脸,柳月眉,大大的眼睛眼角挑上去。这个”我们”用的非常巧妙,我听着有点不高兴了,我也不知道我们俩什么时候这么熟悉了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俩这么熟悉了。
整个玩牌的过程,我再不会玩,我也看出来了乔治给亚宁放水,他们两个人坐在一边,不管我是不是地主,仿佛斗的都是我。
我待的越来越不舒服,没一会借口回宿舍了。
“没事儿吧慕慕?你先回去歇会吧,我再叫个哥们过来,我们再玩会你先上去,好好睡一觉就好了乖。”乔治抱着我摸了摸我的头。
我没说话,上楼了。
慢慢的他们玩儿牌越来越频繁,而我不喜欢,也融入不了,去的越来越少。
这天,我俩依然如胶似漆的抱着站在公交车的中间圆盘,可我心里却再也不是那个心境。
因为我哥和我说,有一个哥们和乔治住在一个小区,他是出了名的花心大萝卜,同时交着好多个女朋友。
我不知道是我爸妈拜托我这个二舅家的哥哥打听了,还是真的碰巧,已经不重要了,因为在知道之前我就已经下了决定。
父母是这个世界上最爱我的人,他们绝对不会害我,经过这么久我也确实发现他有些欠缺责任感。
“我们分手吧!”我轻轻地说,心里面却是翻江倒海。
“你想好了吗?”他放开我,看着我的眼睛认真地问我,像是依然在说,”慕忆,我爱你!”
“嗯”我低着头回答,眼泪在眼睛里打转。
他没有再说别的,转头下车了。
车子缓慢开动,我透过玻璃看他,他双手捂住脸蹲在了地上,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哭了。
回到宿舍,老大和老三在宿舍,问我怎么了,我没回答,一头扎到床上蒙着被子。睡吧,睡一觉就什么事都没有了。
没一会手机响了,是乔治发来的信息:我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,我都改,我们能不能不分手?
我回:不能。
又过了一个月,他发信息说:我在你的楼下打篮球,下来看看吗?
我回:不了。
虽然格式有改动,但是他确实向我确认过三次是否真的分手,第三次拒绝后我们就果真一点联系都没有了。
我又回到了和老大教学楼,食堂,图书馆,宿舍楼四点一线的生活,我爸妈知道我分手后却怎么看怎么觉得我孤单寂寞冷,决定开始给我介绍对象。其实魔羯座,还是很理智的。
“妈!我才20耶!相什么亲啊!”我真是对我妈无奈了,她有一个小学同学,没错,我妈的小学同学,她有一个好朋友,好朋友有一个儿子也刚分手,比我大两岁,已经工作了,长得人是人,个儿是个儿。
反抗当然无效,这不我如约出现在了家门口的肯大基快餐。
我到的时候他已经在等了,我没有特意打扮,什么场合我都是不化妆的,天生的父母给的我很满意,随手抓了一个鹅黄色连衣裙就出门了。
他看到我一愣,因为之前是交换过照片的,一下就互相认出来了。
他走过来帮我拉椅子,我说:”不用了不用了,咱们也不是什么正经西餐厅。”
他皮肤比较黑,眼睛不大单眼皮,嘴小,很瘦,大概一米七八的样子,就是不出众但又不反感那种。
“你好,我叫张光。83年的,今年22,毕业于外经贸,现在工作是工程师。”他一板一眼的自我介绍。
这是我第一次相亲啊人生中,究竟该做什么该说什么,完全摸不着头脑。
“我叫慕忆,85,今年20,毕业于中专,现就读大专。”我也如实告知,但是兴致缺缺,没一会就借口回家了。
“妈,就这一个啊,给你面子去的,不许再给我安排了!”我给我妈黄牌警告了一下。
又过了一周,我妈和我说,我把对方迷得三迷五道,回家就和他母亲说我多么多么好看多么多么好。
“人家可是老实孩子,你看看学习也不错工作也不错。你必须得给人家个机会,相处看看。”我妈倒是没提长相的事儿。
龍 城 小說
我就这样被我妈魔音攻击一周,铸成了第二次见面。